62岁盲人推拿师朱丽华:掌下光明“推”开精彩人生

国内新闻 浏览(833)

?

嘉兴中新网10月23日(见习记者刘芳琪)“既然是流星,就必须把光明带给世界,把一切都给人民。”朱利华中使用的张海迪话可能是合适的。

18岁的他失去了光明,但他依靠自己的努力成为嘉兴市第一位盲人中医,为22万多名患者减轻了痛苦。在过去的28年中,他资助了480名贫困学生,捐赠了333万元人民币,带动了100多名残疾人的工作……当62岁的朱立华站在讲台上时,他的心说,人们说:“她迷失了自己的光芒,但她照亮了许多人充满爱与温暖的方式。”

朱立华专注于按摩客户。南湖区委宣传部拍照

在黑暗中跟随光明:身体残障的人不能被残废

“一个人没有远见,但就没有事业。我叫朱丽华,是盲人,是嘉兴市唯一的盲人中医.”六岁以上的一千多名听众。王位上的朱丽华被慢慢拖到嘉兴大剧院的讲台上。

朱丽华不是天生的盲人。 18岁是她一生的分水岭。两次意外使她完全看不见。

“那是一种绝望,不如死亡。我只想死。我感到生活是我家庭的负担。” 40多年来,朱丽华仍然记得模棱两可,无助和绝望。家人的精心照料和榜样“海蒂的妹妹”鼓励朱莉逐渐理解:“我们面前的黑暗并不可怕。可怕的是,内心愿意成为黑暗的奴隶。”她决定走出家门,用自己的行动找到心中的光。

1985年,浙江省举办了第一届盲人中医培训班,朱丽华签约成为嘉兴市第一个“盲人吃蟹人”。从我第一次了解病人的身体开始,我就在地上哭了,无法哭泣。我学会了骨骼,经络,穴位和技巧。从学校回来后,精湛的技术使她赢得了许多回头客。

“成为嘉兴最好的盲人辅导老师!”在朱立华看来,这个目标从未改变。当她获得中医师证书时,她哭了起来:“我终于可以自己安定下来了!”这是浙江省首次向优秀的盲人按摩工作者颁发中药证书,见证了希望和失望。在决斗中,朱丽华用勇气和双手“推”出了新的生活之门。

朱丽华被授予“国家自我完善模式”。照片礼貌

成为盲目的人造光:让他们有尊严地生活

经历过痛苦和绝望,我知道黑暗中的光是多么宝贵。

大约上午9点,嘉兴市丽华推纳诊所和兴北路353号一直很忙。诊所里有13个按摩器,所有按摩器都是盲人。

“因为我是一个盲人,所以我知道如何在黑暗中四处搜寻并度过艰辛。”朱丽华说,随着按摩诊所的日渐普及,让她过上好日子已不是问题,但她明白:“满足个人生计不是生命的意义。社会可以使生活有意义。”因此,她希望利用诊所来“照亮”并照亮更多盲人的方向。

朱丽华被授予全国自强榜样的称号。照片礼貌

“如果我以前没有见过朱医生,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生活会怎样。”在福利院见面后,盲人吴阿依和朱丽华已经相处了28年。 “从倾斜的西街'战斗',到朱博士带我到哪里的积水路,砖桥,合兴北路,我都会更靠近我的姐妹们。”

吴阿义说,诊所的工作不仅稳定了她的生活,而且拥有了正常人的生活尊严。 “我真正地意识到,一个足够强大的人不会被生命践踏。

1991年,朱丽华开始接受学徒,“盲人”是她入学的唯一条件。一旦得到,不仅是食物和住所,而且还有学费。如今,已有100多人从事她的工作。

“朱博士,您不怕教会学徒饿死主人吗?”每当有人不回答这个问题时,朱立华都会始终回答:“算账,不算数。安置一个人,解放一个家庭,影响一个大人们。人们还活着,有些事情不能用金钱来衡量。此外,我没有孩子,我可以去今天,党和政府已经训练了我,使我成为了我,我想不起自己。” >

朱丽华对自己很尴尬。一件白大衣已经穿了十多年了,真的很破旧。南湖区委宣传部拍照

用余生发光:实现梦想是一生的事情

除了盲人,朱丽华的生活中还有一群非常重要的人:“我有很多孩子。”

1991年,朱丽华在广播中第一次听到“希望项目”一词,突然被感动。当时她的月薪只有58元。她一口气拿出近140个月的工资140元,并资助了两名云南贫困学生。她还打开了帮助学生的方式。

在朱莉所住的20平方米的房子里,有孩子们寄给她的汇款单,成绩单和感谢信。 “这是我最宝贵的无价之宝。”朱丽华摸了摸文具,不自觉地笑了笑。

对于即将从浙江大学毕业的朱丽霞来说,朱丽华是她梦想中的领袖。 2013年,成绩优异的朱丽霞考上了大学,但由于学费,朱丽华伸出了援助之手。每年5000元的学费为朱丽霞的梦想插上了翅膀。

朱丽华的学生汇款单和孩子们给她的信。照片礼貌

“ 6年了,朱阿姨没有血,就像血。”朱丽霞说:“我知道张海迪是朱A伊的一个期待已久的人,她对朱A伊的生活有重要影响,我想认识朱A伊。说:'朱A,你也是我的榜样。一直很佩服!'“

在过去的28年中,朱丽华共向贫困贫困学生捐款480余人,助学金已达333万元。但是对她自己来说,她达到了极限:她脚上穿的鞋是18元,而这件白大衣在磨损之前已经穿了10多年了。 “如果您花不到一美元,就可以再捐一元。”朱丽华说。

去年4月27日,母亲去世25天后,朱丽华还签署了器官捐赠书。她说:“经过数十年的生命,去世后,器官捐献了药物。我希望骨灰撒到海面,而不是占据地球的任何一英寸,并将这种生命献给祖国。” (结束)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