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手拍·荷香留云

国内新闻 浏览(1354)

  留云湖,在嘉定区南翔古镇西北靠近马陆镇,离上海五大园林之一的古猗园仅3.2公里,早两年前曾于春上去那里赏过黄金菊。

  那里属于镇郊,在拥挤的镇中心住久了,走近那块开阔之地,蓦然脑中就窜出一词辽阔有边。

  当年远处是一幢幢尚在建造的高楼,高耸的塔吊展着长长的臂,直插云霄。高楼紧挨着马路,马路边两排法梧虽不甚茂盛,也自成一道风景。马路内侧就是留云湖公园,公园一圈辟出二三十米宽的陆地,沿湖的一边修建了木栈道,有几处伸入湖面的观景平台。

  

  湖近似圆,据介绍,有15个足球场那么大。一个足球场有概念,两三个也能想像一下,这15个足球场是多大呢?真心感觉不如我的“有边的辽阔”更形象,嘿嘿。

  可是,我还是想知道它到底有多大。便去找足球场的面积,然而真心感觉这个类比不是很好因为足球场的面积差别可大了!长度90-120米,宽度45-90米,也即是面积在4050-平方米,1平方米=666.67亩,就是一个足球场面积可在在6-16亩之间!

  几番周折,终于查找到:

  目前按照国际足联(FIFA)通用的标准规格,国际标准足球场地长105米,宽68米,四周至少要有2-4米的缓冲草坪。即109*72米=7848平方米。

  一个标准足球场占地11.77亩。按此标准换算,留云湖的面积约176亩。南翔古猗园只有146亩,而闻名遐迩的豫园仅30余亩。

  

  岸边没有树木,沿湖一圈种着蒲苇,就是那个“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”的蒲草和苇草,高低错落,参差有致,像是给湖镶嵌上了精致的碧玉框。

  朗朗晴空,蓝蓝的天空白云飘。“大圆镜”里的白云,在碧水里欢快地游来荡去,于是人们渐渐忘记了原先的菁[jīng]英湖,叫起了“留云湖”(立项时叫菁英湖风情公园)。

  

  周日一早应闺蜜之约,再一次来到这里。一进公园,就看见半个湖的荷花开得艳艳丽丽,热热闹闹。

  寻着闺蜜发的定位,走到伸入湖区的观景台,凭栏眺望,忍不住对闺蜜说:“太美了!真是太美了!”闺蜜深感遗憾:“就是不能深入荷花中去,那样拍就美了。”

  “有个船就好了。”我应着,脑中闪现一沉醉女子随一叶扁舟“误入藕花深处”,“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”的情景。

  

  举起手机拍起小视频。

  联想起前几日在古猗园赏荷、荷塘。这里的荷,瓣如天鹅绒,形似贵牡丹,雍容大气,浩浩荡荡,一铺千丈,颇有大家之气,远非古猗园的纤荷、微塘所能比了。

  “塘”大,荷多,才露尖尖角的,羞哒哒半开未开的,展露黄灿灿金莲蓬的,还有落了瓣的,深深浅浅绿的,让你目不瑕接,拍了这朵,发现漏了那朵,拍好那朵,发现再远处组合在起来似乎更好……

  

  再望见不远处的高楼,都是湖景房啊!不禁羡慕起这些有眼光的住户。

  这里俨然也是他们的心爱之所。

  沿着木栈道走起,听着脚踩木头上的咚咚声,不由得加重脚步,让咚咚声更响亮些。

  不时遇见晨炼的,溜娃的,溜狗的,采风的沿湖转圈。在东北面的长廊下,还有几位老年人在练萨克斯。

  

  一位白发如雪的老奶奶,竟然也吊着重重的萨克斯,旁若无人地吹着。若是技艺娴熟的爱好者倒也罢了,可她分明才入门,吹的听不出来是啥音(虽然我乐盲,还是能听出来的),引得路人都行起了注目礼,包括我。

  惊讶之余,内心还是起了涟漪,人老不可怕,可怕的是老了也不知道自己倒底喜欢啥,每日里无所事事,惶恐不安,苦哈哈地熬着。

  “但得夕阳无限好,何须惆怅近黄昏!” 这晨光中暮年的奶奶,如同秋冬夕阳晚照的残荷,都是完整生命的一部分,没有谁能逃得脱。与其感伤惆怅,莫如立足于现实,积极乐观,陶醉于当下自己的小爱小喜。

  

  敬重地作别老奶奶,左拐下了走廊。

木栈道深入湖边,沿栈道穿行于苇荡间,感受绿意与清凉,不时有不知名的野鸟受我们的惊扰扑地飞起,又把我们吓了一跳。

  据说,一个地方生态环境好还是不好,看看有没有野生的鸟儿在此栖息就知道了。

  留云湖不仅留住了云,留住了鸟儿,也留住了我的心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湖光好,

  清风送荷香。

  蓬莲菡萏跃水秀,

  楼亭云天随波漾。

  一湖揽群芳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